栗子

巧克力这个梗真的萌炸了~刚入坑就给我看这么萌的东西真的是太幸福了~问了下我家直男小伙伴~这对CP我还能站一百年😜

舍命陪君子

只盼仍有公道在

诚楼没有差:

低调做人。:



  能发声的都去发声吧,不要让他们孤身走在孤注一掷的路上。确实我们能做的不多,但是还能告诉他们我们会一直支持他声援他,不要吝啬自己的声音,再弱小细微也好那也能让他们震发出怒吼。




  他们是应该是作为英雄受人敬仰,而不是什么反动分子被人唾弃。他们让国旗飘扬而现在却被指责置国家荣誉不顾,何等荒唐。




  已经没有时间给我们隔岸观火了,这次事件可能只是一个开头,他们反抗了那上面肯定去叫他们谈话,那么结果会是什么?禁赛?责令退役?强制道歉?结果甚至会比这些更糟。




  我看不得他们一心为国争光却被抹黑,我看不得他们一腔热血为师发声却要道歉,我看不得他们一派正气却成为牺牲品。




  微博被删就继续发,热度减了就继续刷,沉默只会把英雄引向末路。




  国球的荣誉不是有权利就能玷污的,几代人的兢兢业业不是有权利就能否定的,球迷观众的看法不是有权利就能被代表的。




  天黑了,那就由我们点亮;天凉了,那就由我们成为热源;天塌了,那就由我们撑起。




  愿他们前程安好,无恙安然;愿他们身怀羽甲,披荆斩棘;愿他们一生坦泰,荣耀长存。








我不知道要打什么tag所以各位能看到的热爱着他们的话都尽量去微博发声吧,真的是刻不容缓,我们在赛场上能喊得这么大声那么在微博上也能够这么大声吧,何况他们已经赌上他们的未来了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保持沉默?!


想知道柯大侠15年录制的金星秀在什么软件上可以看

人民的名义这部剧看的很嗨 当然脑补的更嗨

想过几组CP 也想过几个梗 甚至有的都脑补完了

第一个想写的是达康书记×韩冰  然而最后居然写成了育良书记×韩冰

育良书记×韩冰还有几个小段子 脑补的差不多了

想过双书记的文 脑补的也挺开心的 

祁同伟×梁璐的梗想过 性转的也想过  目的无非是为了洗白梁璐

侯亮平×陈海这组CP也脑补过

可是要写出来的那一瞬间却又什么字都打不出来

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做个废柴等各位太太投喂吧

【瘫倒在地】

唯不忘相思7【完结】

                           
坐在躺椅上 晒着太阳 韩冰不禁心生感慨: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眨眼间都十六年了

这十六年 高育良 李达康先后进了省委常委   赵立春则是调去了北京 在这位副国级的父亲的庇佑下 赵瑞龙行事更加不知收敛

后来 汉东空降了个省委书记沙瑞金 又从北京最高检调过来了一个侦查处长 汉东的官场就此来了场大洗牌   赵立春 祁同伟 陈清泉大批官员纷纷落马

“要睡回屋睡 外面有风”高育良的关切的声音将韩冰从回忆里唤了出来  看着正修剪花草的高育良 韩冰不禁笑了笑 这些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正修剪花草的高育良一抬眼就看到那把他亲自扛回家的躺椅 以及此刻就在躺椅上的韩冰

想想她昨天嘟着嘴抱怨没个好天气的样子 高育良抿嘴一笑

罢了罢了 就让她晒着太阳睡一觉吧

修剪完花草走近一看 高育良都要被气笑了 原来韩冰不仅是在躺椅上睡着了 更是连个毯子都没有盖着

“都多大年纪的人了 怎么还是不知道照顾自己呢  往后再说自己腰疼腿疼我可不管了”高育良一边絮絮叨叨的埋怨着  一边进了屋

出来时手上拿了条珊瑚绒的毯子 轻手轻脚的给韩冰搭了毯子在身上之后 便坐在一旁凝视着她的睡颜

不知不觉的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她时的情景 忍不住笑出了声

“唔……你笑什么呢”韩冰迷迷糊糊的醒来 就看着高育良乐的满脸褶子的样子

看着韩冰刚醒来还不甚清醒的可爱模样 高育良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笑你”

“笑我做什么?”韩冰故作生气的皱皱眉头

“想不起来了”高育良做出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

“这说明啊 你已经老了 老同志啊  你可得服老”韩冰看着他皱眉的模样 也乐了起来

高育良边伸手去点她鼻尖边回答“老来多健忘嘛”

韩冰伸出右手打掉已经到了自己面前的那只手 同时眼带娇羞的撇他一眼

老来多健忘 唯不忘相思

摸不到鼻尖的高育良也没有气馁 包住了那只比自己小许多的白嫩手掌 站起身来“走吧 回屋”

“睡得不舒服”韩冰坐了起来 却并没有起身 而是皱着眉向高育良抱怨

“那就回屋去睡”高育良对韩冰偶尔的小女儿态还是持欣赏态度的

“一个人睡不好”可怜巴巴的看着高育良

“我陪你”弯下腰 在韩冰耳边轻轻吐出这句话 看着韩冰的耳垂意料之中的红了起来 高育良低声笑了起来

红了耳朵又红了脸颊的韩冰一把推开上方的高育良 略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回屋”

被推开高育良也不恼 抓着韩冰的手笑呵呵的走向卧室

这一路走去 两人始终十指相扣 相互依偎




唯不忘相思6

                           
赵瑞龙确实没有善罢甘休 因为李达康被调到了林城

赵瑞龙把所有的仇都记到了李达康身上 他认为如果没有李达康的指示 韩冰一个小区长是不敢把高育良从他面前带走的!

李达康啊李达康 你不批我的项目 你居然还来坏我的事儿  赵瑞龙一边骂着李达康 一边向自家父亲诉苦

“李达康!你什么意思!!!”

“哟 育良书记啊 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 消消气消消气啊”李达康单手端着茶杯 笑的一脸奸诈 

小秘书识趣的自办公室退了出去

“李达康你今天给我说清楚 什么叫‘缺什么就去吕州’什么叫‘吕州什么都有’”高育良气的拍了桌子

“我这可是实话实说啊  吕州地广物博、资源丰富 这都是事实嘛  互帮互助可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啊 ”

听着李达康那不在乎的语气 高育良差点摔了手机的电话“互帮互助?李达康 你这是互帮互助吗?你这是挖墙脚!最可恨的是你还可着我最好的墙角挖!”

“育良书记 你开玩笑呐”李达康哈哈一笑“古往今来谁挖墙角不是捡着好的挖啊?育良书记 你得感到开心才是 吕州要是发展的不好 我还会惦记着吕州吗”

高育良被李达康这番话给气笑了 笑完就是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才握着电话说“林城的建设不好搞 你辛苦了”

“嗨 这有什么辛苦的 为了人民群众嘛”李达康挥挥手 回答的毫不在意

他心里不舒服吗?

当然是不舒服的 就因为没有批赵瑞龙的美食城 赵立春就动用权利把他调到了林城这个经济严重落后的地方 可是想想林城的百姓们 他就释怀了 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提高GDP  渐渐地也就没时间去不舒服了

“达康啊 我决定批了赵公子的美食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能批呢?老高啊 你的立场可不能动摇啊”李达康语气变得十分急躁“你得想想吕州的百姓们啊”

“达康 这些我都知道 可谁能知道下一个是什么样的人呢”抹了一把脸 高育良勾动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

沉默

李达康挠挠头发“老高 你说的对”

你说的对 没人知道下一个市长是不是赵立春的人

没人知道下一个市委书记会不会考虑考虑吕州的百姓们

什么理想 什么抱负 终究还是向着权利妥协了

他们改变不了这些  他们能做的 也只有守住本心了

唯不忘相思5 (另一个版本)


“韩区长 咱们接下来去哪里”小司机向着坐在副驾驶的韩冰投去求救的眼神

“去育良书记家里吧”本来是决定去李达康的市长办公室的 听到司机这么问 韩冰下意识的看看高育良 才发现他已经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了

“达康市长 我已经把育良书记带出来了 他很好 只是我看赵公子这次绝不会善罢甘休 达康市长你还是得小心点啊” 未免李达康着急 又怕吵到高育良 韩冰索性捂着手机 放低音量向李达康汇报了当时的情况

“他还想怎么样啊?!”听完韩冰汇报的情况 李达康恨恨的拍了桌子 “行了 先不说他了 韩冰啊 你今天就别去区里了 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照顾育良书记  就这么说定了啊 ”不容韩冰有拒绝的机会 李达康就挂了电话 他当然是有私心的 想着借着这个机会 兴许这两个人能有点什么进展呢


把高育良丢到床上已经是韩冰体力的极限了 谁能想到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市委书记竟然酷爱健身 隔着衣服韩冰都感受到了厚实的肌肉 不禁感叹一句: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唔”高育良揉揉额头 只觉得头痛欲裂 让他忍不住发出几声呓语

“你醒了”正捧着书看的认真的韩冰听到高育良的呢喃声 抬起头看向床上

细碎的阳光透过窗子零零碎碎地洒在韩冰身上 为她镀上了一层柔光 尤其是此刻她的嘴角还噙了一抹笑意 直看的高育良心头一暖

“刚刚医生来看过了 你只是过量服用了安眠药 睡会儿就好了”韩冰放下手中的书本 起身倒了杯热水“来 喝口水吧”

高育良伸手接过水杯 却只放在手中摩挲 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韩冰只当他在思索什么大事 所以一直坐在床边 静静地看着他

“韩冰啊”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高育良缓缓开口“达康同志 也跟你说过了吧”

韩冰一愣:李达康说过的事情太多了 不知道高育良指的是什么。不待韩冰将疑问问出口 高育良便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韩冰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没想到高育良说的是这件事 韩冰一时顿住了 确实 无论是旁敲侧击亦或是直面出击 李达康都跟她谈了很多次  每次谈话的内容不过大同小异 无非是说高育良这人不错 让她考虑考虑罢了

韩冰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到底说了什么 理智回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拥入了高育良的怀中 思索了良久 韩冰缓缓伸出手 环住了高育良的腰

窗外阳光正好 韩冰慢慢闭上了眼睛 感受着这世上最温暖的时刻

唯不忘相思5

                          
“韩区长 咱们接下来去哪里”小司机向着坐在副驾驶的韩冰投去求救的眼神

“去育良书记家里吧”本来是决定去李达康的市长办公室的 听到司机这么问 韩冰下意识的看看高育良 才发现他已经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了

“达康市长 我已经把育良书记带出来了 他很好 只是我看赵公子这次绝不会善罢甘休啊” 未免李达康着急 又怕吵到高育良 韩冰索性捂着手机 放低音量向李达康汇报了当时的情况

“他还想怎么样啊?!”听完韩冰汇报的情况 李达康恨恨的拍了桌子 “行了 先不说他了 韩冰啊 你今天就别去区里了 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照顾育良书记  就这么说定了啊 ”不容韩冰有拒绝的机会 李达康就挂了电话 他当然是有私心的 想着借着这个机会 兴许这两个人能有点什么进展呢


将全部重心都放在自己身上的高育良扶到床上躺好  已经费去了韩冰大部分体力  当韩冰坐在床边恢复体力的时候 并没有发现高育良盯着她的眼神已经愈发的炽热

“果然是财大气粗啊”看着高育良卧室精致的摆件 韩冰再次有感而发

“财大气粗?这个形容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高育良低声笑了起来

在韩冰还在试图化解这份尴尬的时候 已经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 眨眼间就被高育良压在了身下  高育良身上传来的高于常人的热度 让韩冰不禁在心里又将赵瑞龙那伙人狠狠地骂了一顿

极力忽视高育良的气息喷在脖颈处带来的影响  韩冰伸手戳戳高育良 问道“我是谁?”

“你是我的爱人”高育良依旧把头埋在韩冰的脖颈处 不肯抬起

“我是谁”韩冰侧过头 盯着高育良锲而不舍的问道

高育良抬起头 看着韩冰的眼睛“你是韩冰”

听到他的回答 韩冰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继而勾住高育良的后颈

吱呀作响的床、毫无意义的低吟还有那粗犷的喘息声 竟意外的合奏出了一首美妙的曲子 直教人欲罢不能


我对我自己很失望【微笑脸】

唯不忘相思4

                           
“好好好 我一定去 这个场还是要捧得嘛”挂了电话 高育良低低的叹了口气 这个赵瑞龙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房产公司开业非要他去捧场  可这个场他又不能不捧

高育良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除了多加小心 别着了他赵瑞龙的道之外竟然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躲过去 不禁感觉愈发的头疼起来

惠龙公司

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高育良身形一颤  看来还是着了赵瑞龙的道啊

看着高育良身形不稳 隐隐有摔倒的迹象 高小凤连忙扶住他“高书记 我扶您进去休息会儿吧”

“不急 我先上个卫生间”高育良不着痕迹的掐了自己一把 随后安抚的拍拍高小凤搀住自己的手臂 独自走向了卫生间

看着平日里沉稳大气的韩冰接了个电话之后 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李达康的心也忍不住悬了起来 韩冰刚放下手机 李达康就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家里出事儿了?”

“不是 是育良书记 他着了别人的道”韩冰一脸的焦急 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沉稳

“说清楚 怎么回事”李达康噌的站了起来

“今天赵公子的房地产公司开业 请了育良书记去给他捧场 结果 结果却用了些下三滥的手段来算计育良书记”说到后来 韩冰忍不住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李达康当机立断“韩冰 你坐我的车去把高育良给我带回来!就说市里面有个紧急会议要开 要是有人敢拦你 就让他来找我!”


韩冰刚一下车 就有人向赵瑞龙去汇报了 毕竟吕州市市长的专车太过扎眼了

按照高育良电话里说的路线 韩冰很轻易的便找到了高育良所在的位置 还来不及开口就被人给叫住了

“韩区长 怎么有空过来了”赵瑞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韩冰

韩冰转过身 冲着赵瑞龙抱怨“赵公子你说说啊 育良书记把市里面的领导们晾在一边 跑到你这儿来躲清闲 却害得我被领导们给骂了一通 你说我委屈不委屈 ”

不等赵瑞龙接话 韩冰就走到了高育良身边“育良书记 走吧?达康市长他们还等着你呢”

高育良笑呵呵的站起来“走吧 别让达康市长等急了”走到赵瑞龙身边的时候停住脚步“瑞龙啊 市里面还有点事儿 我就先回去了”

“理解理解 育良书记慢走”赵瑞龙别有深意的看着韩冰“韩区长啊 育良书记可就交给你了”

“赵公子这话说的就严重了 我可没那么大能耐收下育良书记”韩冰直视赵瑞龙的目光 意有所指

看着高育良和韩冰离去的背影 赵瑞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转身给自家老爹打起了电话